关注 | 步长制药的“步长”之路 步长制药

发布时间:2019-09-13 21:59:54 来源:法制与新闻 关键词:步长制药
步长制药
原文标题:关注 | 步长制药的“步长”之路
原文发布时间:2019-06-22 18:58:49
原文作者:法制与新闻。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法制与新闻】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步长制药

此举看似是对赵家千金留学丑闻的过度解读,背后实则是对违反法治与公平规则行为的一致谴责

文本刊记者 黄浩栋

亚马逊的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就有可能导致两周后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场飓风或海啸。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高校招生丑闻,导致中国中药制剂巨头“步长制药”陷入舆论漩涡,市值大幅缩水。

自5月1日,步长董事长千金被曝留学丑闻,紧接着,多次行贿、核心产品因不良反应被多省监控等迅速占据新闻头条。步长制药从一家闷声发大财的民营制药集团,一举成为全民关注的焦点。

尽管步长董事长赵涛回应,女儿留学“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但网民对此并不买账,行贿事件、发家历史、产品功效等在聚光灯下被一一检验。

5月12日,步长制药收到上交所《关于对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要求进一步补充披露销售模式与收入确认、销售费用、业务毛利率等问题,并对中药注射剂疗效进行说明,自查产品质量。

从4月30日到5月13日,步长制药(603858.SH)股价已下跌逾12%。

此举看似是对赵家千金留学丑闻的过度解读,背后实则是对违反法治与公平规则行为的一致谴责。

正所谓,“步子”不正,何以“步长”?

四千万送女留学

5月1日,持续已久的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再曝重磅消息,这次矛头直指大洋彼岸中国巨富——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涛之女Yusi Molly赵。

外媒报道,Yusi Molly赵于2017年被斯坦福大学录取。Molly的家人通过摩根士丹利的资金经理与威廉·里克·辛格见面,并向辛格支付65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四千余万元),其中50万美元用于贿赂斯坦福大学帆船队教练。最终Molly作为一名帆船选手进入了斯坦福大学。

目前斯坦福大学已将Yusi Molly赵开除,中介和斯坦福大学帆船队教练被抓。

中国富豪行贿外国名校,民族情绪加上“患贫更患不公”心理,消息一经传出,旋即在网上炸开了锅。

Yusi Molly赵,中文名赵雨思,在此次丑闻曝光之前,她展示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是大神加学霸,横扫“美国高考”,以ACT33分,托福111分的成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还曾在某直播平台分享成为美国特优生的经验。

这场直播被网友再次扒出,直播过程中,她屡次提及“只要有梦想,朝着目标去努力就会问心无愧”,整个直播非常励志。如今看来却略显尴尬,如果真如这位学霸所言,又为何伪造证书,以特长生身份入校?

屡次卷入行贿案

接着,有媒体曝光,自2015年至2018年,步长制药涉及多起行贿案,均为销售人员所为;而2002年,步长制药创始人之一、赵涛的父亲赵步长更是向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

对郑筱萸的行贿,带来的直接效益是步长制药申报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步长制药的市场竞争力和影响力迅速提升。

2006年12月26日,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被中纪委“双规”。次年5月16日,郑筱萸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步长制药作为污点证人提交证据。7月10日,郑筱萸被执行死刑。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步长制药”“贿赂”为关键词,可以搜到多条关于步长制药销售人员行贿的判决书及裁定书。

仅福建省上杭县人民法院就审结了两起案件。2015年3月6日,上杭县人民法院公布案情,2012年7月至2013年7月,被告人伍某娘在上杭县庐丰畲族乡卫生院任药房负责人负责药品采购过程中,多次收受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上杭区域业务员梁某某所送的药品回扣款,共计人民币65489元。伍某娘将回扣款分给庐丰畲族乡卫生院的部分医生,自己从中分得人民币18929元。

最终,上杭县人民法院认定伍某娘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7000元。

翌年6月2日,上杭县人民法院再次公布步长案件。2012年2月至2014年1月,被告人黄某某在担任上杭县溪口镇卫生院药房负责人期间,利用采购药品的职务便利,在溪口镇卫生院采购药品过程中违反国家规定,个人或参与他人共同非法收受药品销售人员所送的各种药品回扣款共计人民币89284.5元,个人分得人民币17132.7元。

2012年9月至2014年1月,被告人张某某在担任上杭县溪口镇卫生院分管药品采购副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溪口镇卫生院药品采购过程中违反国家规定,参与他人共同非法收受药品销售人员所送的各种药品回扣款共计人民币82049元,个人分得19349元。

最终,上杭县人民法院判处张某某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十五日,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判处黄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裁判文书网上显示的第三起案件,审判时间是2018年7月11日,审判地点为湖南益阳。2009年起,步长制药为开拓湖南医药市场,制定了由医药代表向各医院、卫生院开药的医生按一定比例给付回扣的促销方式。

2014年2月至9月期间,时任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益阳地区经理的张某某伙同销售人员蒋某某,由蒋某某经手向安化县中医院药剂科科长胡某(已判刑)现金支付药品回扣金额为人民币106793元。

案发后,被告人蒋某某被抓获归案。

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认定蒋某某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缓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四万元。

产品毛利达95%

积累了足够的原始资本后,2016年11月18日,步长制药在上交所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步长制药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同时也覆盖妇科用药等其他领域,主打产品为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无糖稳心、丹红注射液等。

米内网(医药健康信息平台)数据显示,脑心通胶囊、丹红注射液、稳心颗粒三个独家专利品种2017年在心脑血管中成药市场份额的排名在前20位。而根据《心脑血管中成药市场研究报告(2016 年度)》的数据显示,步长制药在心脑血管中成药领域 2016年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

但步长制药上市审核时,其巨额销售费用曾被证监会看出异样,证监会发审委曾要求步长制药补充披露销售费用构成明细。

根据上市医药制造企业发布的年报统计发现,从2013年至2017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始终位居制药类上市公司第一名,与第二名的差距也在拉大,仅在2018年“屈居”第二位。

从2013年至2018年这6年间,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超过了400亿元。在销售费用中,公司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占据重要比例,且呈现逐年增长趋势,从2013年的45亿元增至2018年的74.85亿元,以2013年至2015年为例,步长制药三年学术推广费用累计达154.9亿元。三年间平均每月推广费用为4.3亿元。

而本应是核心竞争力的研发部门似乎不受重视,2016年至2018年,步长制药投入的研发投入仅分别为4.59亿元、5.53亿元和5.76亿元,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分别为3.72%、3.99%、4.22%。

外界认为,步长制药上市以来并未推出更多新产品,仍然依赖老产品创收,这或许与老产品的高毛利率密不可分。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3年至2016年上半年,步长制药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81.30%、80.43%、82.79%和82.96%,公司产品原材料成本占售价的比例不高,原材料价格波动对公司毛利率影响不大。

以申请国家标准的脑心通胶囊为例,该产品占据步长制药收入近1/4,从2013年起,其毛利率一直在80%左右。

脑心通胶囊还不是步长制药毛利率最高的产品,其丹红注射液毛利率高达95%,堪称公司最赚钱的药品,此注射液近年来的价格基本没有变化。

“长生”不长生,“步长”真不长?

研发费用过低,对于制药集团而言无异于舍本逐末。随之而来的是步长制药在心脑血管领域的核心产品问题频发。

有媒体报道称,脑心通胶囊和丹红注射液曾被曝出质量不合格的情况:2017年4月,在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员会发布的天津市药品质量公告中,步长制药的脑心通胶囊中丹参酮ⅡA含量检测不合格;同年7月,脑心通胶囊被消费者投诉出现类似毛发的不明物质。

此外,步长制药主力产品中的“利润之王”丹红注射液,在2017年国家医保目录更新后,被严格限制用于二级以及以上的医疗机构有明确心脑血管疾病急性发作证据的重症患者。药智网数据显示,丹红注射液频频位列安徽、内蒙古、河南、青海、杭州、萧山等多省、市卫计委或公立三甲医院的重点监控名单,累计26次被预警(严格监控)、限制使用。

种种违规操作,如若不是此次赵女事件,恐怕不会引起公众注意,也更不会引发企业自省和政府重视,毕竟地方政府近年来对步长制药的支持力度倒是不小。

公开资料显示,近三年,步长制药获得的专利奖奖金、环保补助专项资金、科研补助资金、研发费用补贴资金、技术创新补贴资金等政府补助共计8.42亿元,其中2018年获得政府补助4.49亿元,占当年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近1/4,位列制药类上市公司之首。

5月12日,步长制药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问询函的关注点主要包括五个方面:行业政策的影响、中药注射剂产销和收入的变化情况、医保受限和重点监控情况、中药注射剂相关的疗效、提示必要的风险。

上交所称:“近年来中药注射剂面临医保受限、辅助用药重点监控、注射剂上市后再评价等政策方面的挑战。年报显示,公司主要产品丹红注射液的全年销售量、医疗机构实际采购量均出现明显下降,但公司并未在年报中揭示相关风险。”

当年长春长生事件之后,在滔天的民意倒逼下,屡犯不改的“长生”命休,而在公开透明的舆论环境下,步长制药能否“步长”?


正文完,原文标题:关注 | 步长制药的“步长”之路
原文发布时间:2019-06-22 18:58:49
原文作者:法制与新闻。

步长制药 步长制药




本文关键词:步长制药
猜你喜欢